1. 首頁
  2. 新聞

快手宿華:每天超過3000萬用戶在快手看新聞,登

10月20日至22日,第六屆世界互聯網大會于浙江烏鎮召開。

21日上午,在以"融合·守正·創新"為主題的媒體融合論壇上,快手科技創始人兼CEO宿華發表主題演講“短視頻+直播打造融媒新形態”,闡述了短視頻在全媒體時代推動媒體融合與發展的無限可能。他表示,目前已有超過8000家政務號、媒體號入駐快手;每天超過3000萬用戶在快手看新聞。


快手宿華:每天超過3000萬用戶在快手看新聞,登


2017年,當快手日活達到4000萬時,抖音還只有幾十萬日活。但隨后,抖音開始以一日千里的速度飆速。2018年2月春節,抖音增長了近3000萬日活,從4月起,抖音的日活線開始膠著快手,同位于1.2億日活量級。這使得一位快手員工面露不悅,“我們原本已經是短視頻的頭部交椅了,但誰也沒有想到,突然出現了抖音。”

快手之前只關注于內部成長,沒有遭受過外部競爭。2018年3月,繼抖音起量之后,包括騰訊微視、百度NANI、阿里鹿刻、微博愛動小視頻開始集體模仿抖音。這是一場由挑戰者抖音發起、領頭者快手應對,新進入者騰訊、百度和阿里等其它巨頭共同參與的戰爭。競爭者虎視眈眈的是,掌握用戶使用時間的話語權。

在短視頻成為強競爭的歷史上,快手模式的出現是第一次轉折,抖音和抖音追隨者的出現,是第二次轉折。區別在于,只有快手一家站在普通用戶的一端,其它公司均采用了運營頭部作者的傳統方式。“所以這是一個抖音將同類型競爭變得更有效率,還是快手的差異性競爭會取得長遠勝利的問題。”一位投資人說。

目前,突破1億日活水平并保持增長的只有抖音和快手?;ヂ摼W作者潘亂用六大派合攻光明頂來形容這場戰爭,他判斷,短視頻之戰的上半場已經打完。“如果抖音是是銳器,快手是鈍器,微視一眾,則連用戶在哪都不知道。”

外界看這場戰爭來得突然,事實上,為了今天,張一鳴早從2016年就已開始準備。2017年,在經歷了一億的融資之后,對短視頻摸索了一年的張一鳴已經有了更為充足的底氣。2018年,在內涵段子被關停后,抖音肩負著為頭條拉升活躍度,分擔商業KPI,以及為上市前的融資鋪路的任務。

“這兩款產品本質上根本不同。只是在前往各自終點的路上碰到了一起。”比起極具目標感張一鳴,宿華的應對則顯得十分淡然??焓殖闪⒂?011年,五年前,短視頻產業由數家運營KOL的公司把持,直到2016年,當宿華把快手的增速帶到60倍時,才有人意識到普通人也有自我表達的需求。同時,他用算法驅動社區的運營方式也讓人眼前一亮。迄今為止,仍有很多人認為,快手已然完成了該領域,靠推薦和關注結合的最優解。

盡管平素低調的快手向來不愿意卷入互聯網紛爭,但所有人都能看出,它已然發生著改變。一方面,它開始高頻率地出現在各種品牌宣傳場合,釋放著自己的聲量;另一方面,它開始增設產品運營部,大規模招聘銷售以及商務人員,收購A站,進軍海外,為商業化和國際化的運作進行著探索。

從本質上來說,這是一場快與慢的戰爭,盡管宿華先發,張一鳴后發,但后發者是否先至?效率與生態之戰,誰能堅持到最后?答案是不確定的。

“目前快手的生態更健康,抖音探索的可能盈利模式會更清晰些,但是在效率上走捷徑,可能要承擔用戶動機不純的結果。”一位產品經理評價。因此抖音快手之爭,需要牽扯到更多更復雜的比較?,F在就去推測它們的未來,還為時過早。

本文來自投稿,不代表本人立場,如若轉載,請注明出處:/xinwen/103014.html

单机美眉麻将下载